林玖

佛系养呱日常写手
【林言深】我不养呱的佛系虐文哥哥
【林玖玖】佛系养呱、文笔差、爱和小可爱们叨叨的妹妹我_(:_」∠)_

群宣

群里凉凉求人占tag致歉啦qwq
群里abo+自拟动物体  设定
群主少天除了话唠特别友善,管理都超好除了王杰希【画重点】
非常求老叶方锐以及卢瀚文以及蓝雨群众这些很缺的皮【七彩重点】qwq
群主想打倒邪恶的微草头头???【什么我才不会承认我粉过老王】
致歉:黄少天皮不可重不开其他。
cp群里比较随便自己组,大家杂食,太过洁癖的话慎入。
戏群号码:703994113
审核群号码:318406491
微审,不严,就是和管理大家认识熟悉一下嘛。可选自戏或对戏。

林玖玖:哇哇让我有了发文的动力。
努力向佛系写手转变(不是)

他【BE慎入】

退役五年,喻文州终于又见了一次黄少天。
一场普通的聚餐。
黄少天穿着一身白色西装,都三十好几的人了,身上还有年轻时的影子,站在一边,笑着跟郑轩一群人插科打诨,黄少天笑了“说好了谁先脱单谁请吃饭,你们到底是有多差钱啊。”真好。喻文州想。
真好,好像回到了当年还在蓝雨一样,窗外满天飘雪,刚开着暖气,屋里一群人手冻的集体罢训,嚷嚷着要暖宝宝,喻文州笑的一脸无奈说去给大家烧热水,却偷偷往黄少天手里塞了袋用体温捂热的牛奶。黄少天猛的一抬头,警惕似的看看周围,然后把那袋牛奶往口袋里一塞,朝喻文州挤眉弄眼。结果被一群人吐槽面部表情狰狞的像要吃人,还被小卢关心了一下说黄少是不是冻傻了,自告奋勇的把冰凉的小手往他脸上贴,结果又是一片鸡飞狗跳。
黄少天头都没抬,他明白,喻文州手上的牛奶换成了啤酒还是其他什么,黄少天不知道,恍惚间却明白不是递给他的了。
真好,能看到他就好。
聚餐很顺利,黄少天醉了,喻文州伸出手,却没抱他。
他笑了,他喝了很多很多酒,临走的时候支着椅子都坐不起来,恍惚间被戴着烟味的黑色外套裹的紧紧的,给人抱了起来。黄少天挣扎着抬头,恍惚间看到了黑色的头发和白色棉衣,像极了喻文州的脸。
“喻文州。”离开了那个地方,他落了泪,外套上覆着不知是不是融雪的水印,能感觉到,抱着他的手微微颤了一下,那人脚下一顿,烟头的火光在黑暗中隐隐发亮,那人深深吸了一口,最后却还是吐了烟,火光灭了,真好,就像喻文州给他那若有若无的希望一般,一切都失去了,包括机会。是他懦弱,而喻文州太温柔了,那种被水一点一点包裹,直到淹没过头顶,如同灾难一般的温柔。
叶修终于低下了头,黄少天的脸上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热气。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烟腔和没睡好般的疲倦:“少天,我们试试好吗?”
他看不清叶修的脸,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,黄少天本能的想要拒绝他,这种爱,对于对方来说,只会是一种伤害,但他太疼了,他被无数刀刃插入的那一刻,有人愿意来帮他舔血,他想把他推开,却发现对方把原本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刀刃狠狠插进了自己的心脏,那种疼痛,他选择的不是分担,而是一起去疼,尝试着去感同身受。
所以,一起向下坠落吧。
过了很多很多年,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的脸上似乎有着一闪而过的落寞,但笑容更是像可以融化冰雪的春风。“少天,祝你幸福。”
我们都在祝对方幸福,却都给予了别人幸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记:
很抱歉很多读者可能看不惯这种题材,但是,看了很多喻黄文,在很多美好的幻想中,同性恋人的话题都是美好的,事实上,歧视,社会的舆论,父母的否定,一切的一切,都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稻草,感谢善待同性恋人的你们。

你恋慕春水深深他却爱着你老去的模样。

青年时的一身傲骨,至老也未曾褪去,故人,或磊落潇洒的,或以礼相待的,最后也都只能是掩埋在了黄沙之中,最后我望着那一滩春水,含着笑离开。

痛,很痛,所谓的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,却因为自己的风流而误了,但那个人却是追随着你的步伐,走着,走着,去喝最烈的酒,去寻找你的影子。

够了,你心里说着。

忘了我吧。

你走那人那日那人清雨中双目泪千行。

绿沙糕

阴雨绵绵的天气终于过去,知了开始在枝头喧闹,大大的太阳灼的恼人,正一把擦着额头上的汗,一边唾弃自己为什么嫌雨伞女气就不带,顺便脑补脑补等会儿怎么治喻文州。嗯……吃光他家的冰棍?忍不住呸了一口。

喻文州家在小街的拐角处,他和奶奶一起住,黄少天还记得那个奶奶那个时候没走,头发是花白花白的,声音温温吞吞,特别和蔼,我喜欢奶奶做的绿沙糕。

那是黄少天老家一种比较独特的小吃,其实做起来也倒简单,就是把一锅绿豆加糖熬着炖着,冰糖最好,然后看差不多了就把一盆塞冰箱里,冻它个个把小时,趁这个时间准备点什么鲜奶油或果酱之类的东西,总归还是依照自己的兴趣来,然后还要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,老人家自己做的面皮,然后由里到外一包,真心的好吃。

想着,黄少天推开了他家的门,又是咕嘟咕嘟炖着绿豆的声音。“喻文州。”

“嗯。”